39/43

逛到老街另一端時已是晚飯時份﹐剛巧就有一家頗為登樣的酒家「老街第一樓」﹐ 我先進去坐下點菜﹐其餘三人即再回頭往老街走一遍買東西。不一會他們三人笑著 歸來﹐七嘴八舌跟我說剛才發生的一件趣事。為甚麼他們總在我不在時遇到趣事﹖ 話說經過八天的旅程及剛才衝鋒陷陣的購物﹐德滿以為自己已掌握講價技巧﹐整個身 心都投入講價狀態當中。經過看見一老人家拿著一本賣三十五元的黃山風景攝影集 時﹐雖然明知價錢已很超值(他自己說在黃山看見此書售六十元)﹐但仍忍不住殺價﹕ 「三十元吧。」並且聲音充滿自信。誰知那老人家冷然望了他一眼﹐緩緩除下塞 在耳孔的收音機耳筒﹐慢條斯理道﹕「這是俺用三十三塊八毛買回來的。」然後又 把耳筒帶上﹐剩下德等三人面面相覤﹐因為聽不懂他的徽州口音﹐卻又不好意思再問 一遍。此時旁邊一個毫不相干的路人甲忽然伸頭過來說﹕「他的意思是呀﹐就是說 只賺你一塊兩毛錢啊﹗」這次聽懂了﹗德滿面通紅﹐尷尬地掏出三十五元出來遞給那 老伯﹐然後急步逃離路人甲的揶揄目光。

今天是到安徽省的第三天﹐卻還未好好吃過一頓徽州菜﹐今番既然來到這「老街第 一樓」﹐便點了幾個特色菜﹕蝦仁南瓜餅﹑鍋仔臭桂魚﹑糯米仔排﹐再加上兩個普通 小菜通共才七十八元﹐味道卻屬上乘。尤其那糯米仔排﹐是用糯米卷著已拆骨的排 骨﹐再用荷葉包著蒸。荷葉香味及排骨肉汁都滲進糯米裡﹐把糯米的香味都引 出來﹐反過來入侵排骨。一口咬去﹐只覺糯米中混著肉汁﹑排骨肉裡則含著糯米香﹐ 兩者又都沾著淡淡荷香﹐似清非清﹑似膩非膩﹐實在引人入勝。這味誘人的菜色只 花費廿六元﹗

日落前的黃山國際機場像個廢置了的車站﹐但入夜後可就熱鬧了﹐像個戰場。氣焰 囂張的台灣旅行團及像我們一樣的背囊散客爭著替行李照安全X光﹑辦理登機手續﹑買 機場建設稅﹑以致於候機時爭座位。其惡劣處與蘇州火車站不遑多讓。就在此你擠 我擁推推撞撞的時候認識了四個香港人﹐跟我們一像都是散客。他鄉遇故知﹐來了 八天才第一躺遇上老鄉﹐因此談得份外投契。他們在黃山上同宿於北海賓館﹐並 且是到達了才找房間。據他們說北海賓館有很多空房間﹐根本不需預訂﹐我還為 此奔波折騰一個多月﹗真是犯不著。

飛往上海的飛機停在停機坪上。百多個乘客抱著大包小包的手提行李﹐半行半跑地 在只有一兩盞昏黃燈光照著的空地上走五分鐘才到飛機旁。偌大一個停機坪就停著這 麼一輛飛機﹐為甚麼不能停近一點﹖百多人中不乏老人家小孩子﹐裙拉褲甩之餘 不免面紅氣喘﹐擠在機尾(竟然不是從機側上機)列隊上機時都顯得有點緊張兮兮﹐ 像是怕飛機突然飛走。情況比在蘇杭火車上踩著人腳箱籠找座位時更像走難。

到達上海虹橋機場已差不多午夜時份﹐我們終於第一次遇上無良的士司機。他把車 子儘在環迴公路上不停打轉﹐價目標顯示五十多元時我們發現不妥﹐同一個地區名稱 的路牌已出現第三次。我們跟他吵架﹐一直吵至七十多元他才到達目的地「揚子飯 店」。這司機一開始便不安好心﹐上車前已將顯示司機名字編號的牌子蓋著﹐下車 時我們連忙翻開牌子抄名字車牌﹐他收了錢後門還未關好便絕塵而去。我們實在氣 不過﹐指著車尾煙塵破口大罵﹐倒惹得酒店裡及附近的閒人走來看熱鬧。這個就是 上海給我們的第一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