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43

十里坡路汗如雨﹐千級石梯衣始乾(宋.蘇軾) -黃山屯溪

日出後回房間小憩了一個小時便收拾行裝離開賓館。去「蓮花峰」必須經過「光明頂」﹐ 我們便取昨天從光明頂回來北海那一道走。此時才早上七時多﹐留宿山上的遊人都往賓館 附近的山峰跑去﹐而今天才上山的遊客則還未來得及走到此處﹐因此一路過去人跡 稀少﹐總算回復了黃山本有的清幽。可惜的是今天天氣比昨天更晴朗﹑陽光更猛烈﹐ 看來這趟不單與「天都峰」無緣﹐跟雲海也無緣﹐奈何﹗

今番二探「光明頂」﹐原本不打算在此勾留﹐但今天我們竟在此耽擱了大半個小時﹐ 全因...全因多了個周芷若。話說此光明頂上開有一家「光明頂商店」招待來往門派﹐ 打理這片小店的是個樣貌氣質酷似周芷若的姑娘。俊一見驚為天人﹐不住在店外打轉。 我們原不為已甚﹐稍事休息後便喚他上路﹐誰知俊只望著我們支吾以對﹐雙腳卻一動 也不動﹐最後還是禁不住我們嚴刑逼供自個招了。德哈哈一笑道﹕「你要親近佳人還 不容易﹖去買瓶汽水好了﹐我替你們拍照吧。」真是好兄弟。霖也拍胸道﹕「俊﹐你 去馬吧﹗我替你拍下整個過程﹐保管無刪剪無打格﹗」哼﹐又一個好兄弟。俊露出感 激流涕的樣子﹐正準備發難時德又給他一個貼士﹕「拿一張大面額的鈔票﹐讓她花點 時間兌換﹐多問她問題﹐沒話找話說。」嘿﹐還是專家呢﹗俊正一正衣冠﹐深深吸一 口氣﹐然後朝周芷若走去﹐德和霖也啟動攝錄器材。只見俊口比手劃地跟周芷若要了瓶 汽水﹐我們看得又緊張又好笑﹐心裡都為他叫勁。忽然另一男子走到店前買東西﹐ 並且跟周芷若說起笑來﹐我們在旁瞧著乾著急﹐只能暗暗咒罵這個宋青書。幸好德那 條大鈔計策頗收奇效﹐直至宋青書走了周芷若還在翻箱倒籠地找錢兌換。俊重 拾優勢﹐也不知他說了些甚麼﹐周芷若竟吃吃地笑起來﹐好小子﹐真行﹗如此折騰 了十多分鐘﹐俊終於拿著他付十二元買回來的戰利品向我們示威 - 一瓶周芷若拿過﹑ 有黎明肖像的雪碧。

站在「光明頂商店」招牌下﹐背著橙色背嚢的俊正在逗給木柱掩了半邊臉的周芷若﹐旁邊站著虎視眈眈的就是宋青書。

從「光明頂」下來取道西南經「海心亭」到「鰲魚峰」﹐此一段路走得最舒服。路 築在山脊上﹐兩旁深谷﹐四週空曠﹐道路平坦﹐雖然烈日當空行走起來滿身大汗﹐但 甫停下來立刻便給山風吹乾。鰲魚峰上躺著一條大魚﹐魚頭朝上﹑口微微張開﹐魚 背上馱著一龜﹐就是有名的「鰲魚背金龜」。越過鰲魚峰從另一邊觀看﹐同一石頭 卻變成另一景-「鰲魚吃螺絲」。

沿著鰲魚慢慢望向旁邊的山峰﹐忽然我們四人同時指著一石道﹕「老僧入定﹗」其實這兩天來已見過不少怪石﹐論理興奮情度已大減﹐ 但此石卻難得地形符其名﹐不用加任何想象便能看出是個老僧在打坐﹐便忍不住大 叫起來﹐看過此石方覺黃山怪石不枉了這三奇四絕之名。

過了鰲魚峰就差不多開始攀「蓮花峰」了。望向蓮花峰頂時覺得不比現在所站位置 高了很多﹐心下正暗喜可省點氣力﹐誰知轉過一個山坳再看﹐蓮花峰竟與我們隔了一 個山谷﹐一道陡直的梯級蜿蜒而下又盤旋而上。唉﹐看來不花點氣力流點汗是上不 了這第一高峰。

這段坡路去得委實辛苦。昨晚睡得太差﹐從凌晨三時起來至今才嚼了些乾糧充饑﹐ 若非抱著「一定要到黃山絕頂站一站」的絕大決心我是無論如何捱不過。好不容易爬 上一半﹐連天都峰也在望了。我們找一處清靜地方遠眺天都峰﹐忽而一陣霧吹來把 整個天都峰都遮著﹐倏間霧散開天都峰又現眼前。難道這就是聞名已久的黃山雲海﹖ 但書本上看到的雲海都在腳下﹐且波濤起伏﹑洶涌如海﹐那是這樣薄薄一片﹖也罷﹐ 橫豎很多人都未見過真正的雲海﹐回來騙騙人家算了。

右上方的石頭就是「老僧入定」

雲海中若隱若現的天都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