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3

天目山垂兩乳長﹐龍飛鳳舞到錢塘(晉.郭璞) -杭州

西湖自古有西湖十景﹐景色自然是好﹐但經過這麼多年的文章追捧和遊人踐踏﹐雖未 至於悶但也有點寡了。有見於此﹐杭州旅遊當局於1985年新闢「新」西湖十景﹐希 望吸引翻頭客。老實說﹐這新十景中 有不少純為濫芋充數﹐以便湊夠整十之數。例如 「吳山天風」不過是在市中心一個小丘上吹吹風而已﹐「玉皇飛龍」也只是在南郊 另一個不太高的玉皇山上看看雲罷了。真正叫我發生興趣的只有「龍井問茶」和 「虎跑夢泉」。龍井茶與虎跑水向來並稱杭州雙絕﹐沏茶少不了好水﹐龍井與虎跑 近在毗鄰﹐自然就結成了親家。像我這個飽飯後無茶不歡的茶粗﹐來到杭州自必要到 龍井虎跑兩地朝聖一番﹐以期吸收一點山泉清氣洗一洗俗骨。但只遊這兩地似 乎又用不了整天﹐覽遍了新十景的介紹﹐只有「黃龍吐翠」的黃龍洞比較有趣﹐因 此決定今天第一站先去位於西湖北面栖霞嶺的黃龍洞。

這個黃龍洞既為名勝﹐自不免有些傳說附隨。這兒的中心景點是一個潭﹐據說於宋 朝時一條黃龍飛來撞向山岩﹐岩壁一處裂開似龍嘴﹐泉水從中涌吐﹐形成岩下這個黃 龍潭。我們來到潭前一看﹐真的有一個用鮮黃色油漆塗的大龍頭伸出潭面﹐且口中 滴著水﹐那樣子真叫人嘔心。

這附近人聲嘈雜﹐景物又無甚可觀﹐我們都大叫「搵笨」。忽然幾下「叮叮」絲竹之 聲從近處傳來﹐清脆悅耳。我們循聲尋至黃龍潭另一端﹐只見一隊名為「江南絲竹」 的六人band 齊齊整整坐在亭內﹐拉二胡的領班領著楊琴﹑琵琶﹑大阮及箏彈奏 一些輕音樂。當中一臉容姣好的女子雖不持任何樂器﹐卻穿得最漂亮﹐一身鮮紅驤邊蝴蝶領金絲縷壽紋連身褂。 究竟她是扮演甚麼角呢﹖一曲既終﹐領班走出來指著前面一張桌子道﹕「歡迎點歌﹐ 純音樂演奏十元﹐連唱歌十五元」。原來是賣藝﹐我們都只顧欣賞那紅衣少女... 當然還有那音樂...而忽略了豎在面前的點唱牌子。

我們左右望望﹐圍觀的人似 乎都在等其他人付錢點唱﹐我們既想聽下去又不願在此耽時間等候其他人慷慨解囊﹐ 便唯有身先士卒。桌上放著五十首曲目﹐名字似熟而非﹐似乎都是近代地方戲曲常 用的調子﹐我把十五元投進箱中點了首「南屏晚鐘」﹐領班把我引到亭內招呼坐下。 原來付錢與不付錢的分別只是在亭內坐著或亭外站著聽。不出所料﹐紅衣少女是唱歌 那位﹐聲音是悅耳的﹐可惜笑容欠奉﹐究竟是幼遭不幸被逼流離賣唱而滿臉淒酸﹑ 還是剛與男友吵架因此心中不快﹖由於我是付錢的戶頭﹐她便望著我唱﹐而我則側 著頭﹐一手搖著摺扇﹐一手輕打拍子。忽然想起自己是剛付過錢的﹐再看看自己的輕薄神色﹐ 不禁笑出聲來。這像甚麼﹖叫局嗎﹖真不是話﹗

繞過龍潭向林中走去﹐不一會看見一「月老祠」﹐祠旁一大片竹林。我是個看見竹林 就興奮莫名的人﹐也說不上是甚麼道理﹐只是常幻想在一竹林內建一竹舍﹐前圃後溪。早上學淵明 「息交遊閒業﹐臥起弄琴書」﹐黃昏效王維「倚杖柴門外﹐臨風聽暮蟬」。風吹竹 動則擎劍林中舞﹐月明星稀則攜酒竹下飲﹐真是...真是發白日夢﹗劍法不會如 何林中舞﹖美酒不辨如何竹下飲﹖唉﹐終歸是發夢﹐不提也罷。說起這「月老祠」 旁的竹林﹐當中有毛竹﹑紫竹﹑白竹﹑方竹等不同類型的竹子。最特別的是方竹﹐ 杆子真有四角呈方形﹐與一般圓杆竹子明顯有別﹐據說甚為罕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