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3

不過發夢歸發夢﹐實際情形與聯想總是有點距離。小瀛州中心有一處廳堂名「瀛翠軒」﹐ 竟是賣膠卷茶葉蛋和粽子的地方﹐且垃圾遍地﹐蒼蠅處處。更剎風景的是見到幾個 大肚腩禿頭的中年生意人每人攜著一個衣著性感狀似伴遊的美艷少女在附近高聲談 笑吃粽。正自己生氣的時候﹐忽見我們其中一個團友竟拿著一隻粽子走過來﹐邊行 邊指著那幾個美艷少女道﹕「嘩﹐幾好喎﹗」我一氣之下一手執著他的衣襟喝道﹕ 「吃粽﹖面對如此秀麗河山你竟然吃粽﹗」他吶吶道﹕「肚子餓嘛﹗」噢﹐原來已 十一時多了。想想也是﹐有甚麼好氣﹖

來到孤山時肚子已經開始打鼓﹐迎面一家菜館叫「樓外樓」﹐名字取自「山外青山 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暖風燻得遊人醉﹐直把杭州當汴州」。這家樓外樓菜館旅 遊書上也有介紹﹐是大名頂頂的。我們瞧見裡面都是外國遊客﹐價錢必定不菲﹐因 此束一束褲頭﹐先把孤山玩完再找吃吧。這個孤山嘛﹐看地圖名勝好像頗多﹐如西 冷印社﹑秋瑾墓等﹐叫我感興趣的卻只有收藏四庫全書的七幢圖書館之一的「文瀾閣」。 「四庫全書」乃乾隆年間官府修篡的大型圖書總集﹐包含朝野收藏著五千年來的經 史子集﹑典章制度﹑文字記錄。其實此等圖書總集之修篡歷代都有﹐卻以四庫全書規 模最大﹐且主持人乃近期經常出現於中台電視劇的紀曉嵐﹐因此令我對關於此書一 切都興趣大增。可惜「文瀾閣」只存於地圖之上﹐我們在孤山找卻找不著﹐也許早 毀於戰火了(太平天國﹖)當下意興闌珊﹐四處草草看看﹐翻過孤山便到西湖的北濱。

跨過連接北山路及孤山的西冷橋﹐我們來到面臨岳墳(岳飛)的「山外山」菜館吃午 餐。真是﹐又是「樓外樓」又是「山外山」﹐改名字的人也不多花心思﹐把人家一首詩 翻用再翻用。來到杭州﹐當然要試一下本地名菜西湖醋魚及東坡肉。「西湖牛肉羹」 雖然明知不是杭州名菜而是外人附會弄成的﹐但不知何解我們還是叫了一鍋。我們坐 在樓上雅座憑欄眺望西湖的位置享用這頓午餐。醋魚太多骨﹐不願置評﹐但東坡肉 ...噢﹐真乃人間美食﹗我們每人叫了一客﹐每客六兩﹐盛於一小盅內連汁帶肉。挾 起那塊肥肥的豬肉放在口中輕輕一咬﹐那感覺...是滿足中帶著內疚﹑甜美中帶著痛苦﹐就像戀 愛...不﹐像享受罪中之樂。我懷疑蘇東坡是死於血管閉塞。這一頓罪的代價是一百二十 元兼每人五兩不能分解的脂肪。

祭完了五臟廟便要到「山外山」的對鄰岳王廟祭一祭死於「追魂奪命十二金」的岳 飛。記得十三年前遊此地時﹐遊人都擁在秦檜的跪像旁向銅像吐唾沫﹐當時我也跟風吐 了幾口。今次來到所見與以前並無不同﹐只是人更多﹐銅像上的唾液更多。我不禁嘆 一口氣﹐心想﹐究竟吐唾沫的人知不知道秦檜是誰﹐事情是怎樣發生﹖當時宋金之 間的國際形勢又是怎樣﹖千古下來為甚麼人們那麼敬愛岳飛憎恨秦檜﹖那一吐是經 過歷史反省後仍感其錐心之痛的必然反應﹖還是有隊跟隊順水推舟的羊群效應﹖我們 四人站在那裡看著別人吐唾沫吐得興緻勃勃﹐既不想吐也沒有感覺。岳飛已不能觸 動我們﹐因為能震撼我們心懷的事近代已有太多了﹐何必上溯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