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3

我本無家更安往﹐故鄉無此好湖山(宋.蘇軾) -杭州

半夜時份我們在杭州東站下車﹐車站月台很破舊﹐但出來一看﹐竟有輪候的士的專 用區﹐一切都似乎井井有條。的士轉幾個彎到了大路﹐我們都吃了一驚﹐竟比香港 還先進﹗那交通燈旁有一個電子板倒數著轉燈的時間﹗我們訂了西湖東北邊上湖 濱的華僑飯店﹐從車站到飯店﹐的士需穿過市區及商業區。一路看去﹐道路寬闊乾淨﹐ 規劃整齊﹐且不時有電子標語提醒駕車者晚上十一時後禁止響號﹐而路上行車也都 遵守此規﹐未聞如蘇州般無論何時都響號震天。

我們在杭州逗留兩天三夜﹐下榻的華僑飯店跟蘇州一般是從「相約江南」網站隨便 挑來﹐價錢比蘇州飯店還便宜﹐連自助早餐才三百三十元。至於房間質素...簡直 是...套一句廣東俗語﹕「冇得頂﹗」冷空調強勁﹐寢浴盥具俱新。甫踏進房間﹐ 數小時車程積下來的緊張疲憊立刻一掃而空。這天晚上睡得真好﹗

第二天在酒店吃過早餐後便出遊這千古為詩人墨客稱頌無數的西湖。華僑飯店座落 在湖濱路上﹐跨過馬路便是西湖。我們四人興緻勃勃﹐踏出酒店﹐眼睛已瞟過馬路看 著被晨霧籠罩著的西湖。冷不防一位大姑從旁躍出攔在我們面前﹐真把我們嚇一大 跳。「二十元遊三個地方﹐去不去﹖車子在那邊。」我們繼續前行不理﹐她則面對 著我們倒後而行﹕「十元遊三個地方﹐怎樣﹖」竟然一下子就便宜一倍﹗華僑飯店 跟西湖雖只一街之隔﹐但我們得經過三個這樣的大姑所設的關卡。到第三個時我們 終於領悟到一個擺脫方法﹐就是越行越急﹐那她不得已便要放棄倒退而跟你平排而 行﹐當她的速度跟得差不多時你便要突然剎制﹐出於物理生理定律的限制﹐她一定 來不及停下來﹐那你便要把握這一剎的機會轉變方向﹐她也就不好意思再跟上來了。 百試百靈呢﹗

我們從湖濱公園乘搭遊覽船到湖中心的湖心亭。船上除了我們四人就是外婆媽媽帶 著兩個孩子。兩個孩子十分可愛﹐正在玩猜拳﹐輸了要表演一個項目。姐姐似乎表演 慾甚強﹐又知道我們在錄像﹐因此常故意輸給弟弟﹐也不用媽媽吩咐﹐對準霖的鏡頭 就唱起歌來。別瞧她小小年紀﹐記得的歌可不少﹐且唱起來有板有眼﹐抑揚頓挫﹐ 有造手有表情﹐把我們一船人都逗得大樂。

湖心亭是湖中心的一個小島﹐我們來到島上一個亭子﹐兩柱上刻著「遺世獨立﹐在 水中央」一聯。傲岸自高﹐卻又孤寂難耐﹐這種矛盾與吊詭叫我怦然心動不能自已。 我望著蕩漾的湖水﹑在煙霧中若隱若現的斷橋﹑和遠處灰濛濛的保俶山﹐不其然想 起蘇軾「前赤壁賦」中幾句﹕「浩浩乎如憑虛御風而不知其所止﹐飄飄乎如遺世獨 立﹑羽化而登仙」。對攝影愛好者來說今天實在不是好日子。據德說灰濛濛煙漫漫的天色最難入鏡﹐但對 我來說卻是難得的好日子。常言道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煙湖﹑煙湖不如雪湖。 西湖雪難以在五月看見﹐茫茫煙水倒讓我遇上了﹗

離開湖心亭乘舟到湖中有島島中有湖的小瀛州﹐也就是觀三潭印月之處。 島中湖中有蓮﹐岸邊垂柳﹐平湖映山﹐對望蘇堤間株桃花間株柳(雖然桃花已淍謝﹐但仍可想象 桃紅柳綠的景象)﹐我輩凡塵中人來到此處頓生乘風歸去之感﹐難怪蘇東坡來到杭州 做官時也要醉嘆﹕「未成小隱聊中隱﹐可得長閑勝暫閑﹐我本無家更安往﹐故鄉無 此好湖山」。蘇公此詩真打進我心坎裡﹐隱居也要揀個好地方﹐除西湖不作他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