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3

意到不嫌山近郭﹐春歸聊與客登臺(明.文徵明) -蘇州

一大早起來(其實中點也不早﹐離開酒店時已九時多)﹐天下著毛毛細雨﹐煙雨迷濛 原是江南一境﹐因此也不大在意。昨天到酒店時我們已購了今天晚上八時五十六分 的火車到杭州(火車 票價空調硬座四十四元﹐酒店代訂手續費竟要十元﹐雖然比較 貴﹐但可免到火車站擠擁撲票之苦)﹐因此今天只能玩大半天。那「難洗英雄今古愁」 的三萬六千頃太湖﹑還有那收藏張士誠寶藏﹐後由張丹楓取出以助明軍抵禦外敵的 洞庭西山﹐都只好緣慳一面﹐留待下敞再訪。(關於張丹楓事跡請參閱梁羽生著作「萍蹤俠影錄」)雖說減了兩處地方﹐但行程仍然十分緊逼﹐想蘇州園林無數﹐四大 名園才訪其一﹐遊城外虎丘也需花上不少時間﹐可恨此等旅遊勝地五時便關門﹐心裡不禁後悔為何不 早兩小時出發。

我們匆匆在酒店附近的永和豆漿館吃過飽(蔥油餅﹑燒餅﹑鍋貼﹑小籠包﹑豆漿-三 十元)﹐然後乘的士去古城外西北的留園。自從我等於兩年前在西安無師自通學會了 過馬路的凌波微步後﹐來到江南三天非但沒有困難﹐且遊刃有餘。是緣婉約的南方 人開車比豪爽的北方人斯文得多。我們那套凌波微步拿到江南來使用真是大材小用。正 當我坐在的士內胡思亂想﹐慨嘆殺雞焉用牛刀之際﹐的士特然一個忽拐彎拐進一條 只容一車行走的小巷裡。只容一車行走是我經過觀察及計算的邏輯推論結果﹐而實 際上呢﹖除了對頭有車﹐旁邊有人外﹐四方八面都是自行車。其中一輛自行車更背 載大圓桌在隙間穿梭而過﹐簡直違反了任何科學定律﹗來到此處我們那套凌波微步是寸步難行﹐ 我拭一拭額上微汗﹐方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留園是清代私家圓林的代表作﹐與拙政園相比﹐拙政園疏朗而留園緊密﹐拙政園以 水為勝而留園以太湖石峰見稱。出發前我曾用心細讀關於園林總總﹐說到石峰以醜為 美﹐其審美標準可用八字形容﹕「透﹑瘦﹑縐﹑漏﹑清﹑醜﹑頑﹑拙」。(當時讀到 此處曾想起丐幫打狗捧的八訣﹕絆﹑劈﹑纏﹑戮﹑挑﹑引﹑封﹑轉﹐一般都是拗口 難記)上一敞來留園不知其所以然﹐今次做了功課﹐好歹要把個「以醜為美」瞧得明 白。

進入留園第一境是涵碧山房﹐涵碧山房前面是全園唯一較大的水池。斯時絲雨紛飛﹐ 大江南北的旅行團同志們都躲到廊下廳內﹐我們樂得享受這嘈雜中的清靜﹐站到沒 遮掩的水池近處觀賞煙雨中的江南園林。細雨打在水上泛起蓮猗把荷葉向旁推開﹐ 霧水夾著雨絲替四週景物蒙上一層輕紗﹐水氣把花樹的奇香都勾了出來﹐向四方散 去。我閉上眼仰著臉﹐讓煙雨撫臉﹐讓草香撲鼻。可惜不一會雨便停了﹐同志們正 待一聲令下便湧到水池拍照。我們嘆一口氣﹐匆匆撤退。

五峰仙館在水池旁﹐乃留園最大的廳堂。原本在此避雨的同志們乘著雨後放晴都湧到 露天地方拍照﹐其時新一批旅遊大軍還未趕到﹐我們便乘虛闖入。顧名思義﹐此館 賞的是位於庭院以太湖石疊成的假山-五老峰。我們對著五老峰看了一會﹐又嘗試攀 其峰穿其洞﹐卻實在不覺得有何妙處。

倒是廳中一對抱柱聯甚為吸引﹕
讀書取靜﹐讀易取變﹐讀騷取幽﹐讀莊取達﹐讀漢文取堅﹐最有味卷中歲月。
與菊同野﹐與蓮同潔﹐與梅同疏﹐與蘭同芬﹐與海棠同韻﹐自稱花裡神仙。
至於讀漢文如何得其堅﹐為何不讀史﹐四君子中何獨缺竹就不可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