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3

衣裙剪剪揚輕風﹐景到芳園便不同(清.林占梅) -蘇州

早上九時許﹐我們扛上行李離開周莊前往傳說中的靚女出產地-蘇州。我們步行出 了周莊鎮﹐滿以為整街都有出租車等著我們。誰知走了許久連三輪車也找不到一輛。 轉了幾個彎後連路也不太認得﹐不知不覺走到一所派出所門前。我抬頭看見 「為人民服務」幾字時心念一動﹕「公安總會知道出租車躲在那兒吧﹖」我們面面 相覷﹐到底對公安有點戒心﹐但是行李實在重﹐日頭開始毒﹐於是把心一橫...

進去一看﹐人影不見﹐卻聽到陣陣轟笑聲從內傳出。我和德循著聲音走到一服務台朝 窗內看﹐只見四五個衣冠不整的人邊吞雲吐霧邊玩撲克。我們心下有點慌﹐正猶豫要 不要打擾人家興致﹐其中一個公安已瞧見我們。他把手中 紙牌重重一放﹐「呯」的一聲又重重坐到窗前。我們本能地退後一步﹐然後硬著頭 皮問﹕「請問...請問那...那兒找的士...」簡直自己也不明白在說甚麼。 「去那兒﹖」公安操著粗嗓子。「蘇州」。公安轉頭與他的友伴大聲商量了幾句﹐ 然後幾個人一起擁到窗前。我和德差不多準備奪門而逃之際﹐卻聽得他們你一言我 一語地在為我們出主意﹕「轉街那邊有的士」「不﹐另一邊才是」「搭長途車不行 嗎」「還是電召方便」。提出電召那公安二話不說便提起電話替我們叫了一部的士﹐ 然後裂開大嘴向我們微笑道﹕「五分鐘後到這門口﹐車資二百元。」

果然﹐五分鐘後一輛車子來到﹐原本在玩撲克的公安都走出來跟我們揚手道別。這些 公安外表看來雖然比較像賊﹐但其實頗為友善。我轉頭望一眼「為人民服務」那塊牌子﹐ 心下不禁暗暗祝願「但願常常如此」。

從周莊到蘇州車程大約一小時﹐走的都是兩旁水田農舍的油柏路。書本上常說江南春 天明媚和麗﹐到底如何媚﹑如何麗只能憑空想像。現在見到青山綠水﹐稻田芊芊的 景像﹐心底就浮起一個「媚」字。彷彿這個字本就為了形容江南的柔麗而存在。

只是這種明媚柔麗的感覺充臆胸間不多久便被一小事故打散。話說司機在加油站加油 後準備離去時竟開不動車子。司機滿頭大汗﹐打開了車蓋看了又看但仍沒半點頭緒。 我們默默地在車子裡坐了十分鐘﹐最後忍不住開始替他出主意。「是不是電池壞了﹖」 「我想不是吧」「會不會是油泵塞了﹖」「那是甚麼﹖」我們心裡咯噔一聲﹐還以 為國內的司機都是修車高手﹗縱目所見人煙稀少﹐不見得會有輛的士駛來此加油站找客﹐因此此車的問題就成為 我們的問題。當司機伸頭進來要求我們幫他推車時﹐我們半分猶豫或抱怨也沒有﹐ 立刻跳下車子幫他。推了十多米車子便開動了﹐果然是電池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