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3

轉眼間十天瀟灑的遊山玩水之期已介﹐今天晚上便要乘飛機離開。早上起來後先到 「上海書城」消磨兩個小時﹐(此處藏書質與量尤勝香港新建的中央圖書館﹐唉...) 再到淮海路商業區吃午餐﹐然後便隨意四處閑蕩﹔甚麼福州路﹑廣東路﹑湖北路﹑ 河南路﹑延安路﹑北京路﹐彷彿走遍整個中國﹐卻只用了半個下午。這些街道改如此一個名字﹐是要說服異鄉客以此地為家﹖還是要提醒遊子早點歸家﹖ 想著不禁有點迷茫﹐這些以省市命名的路牌在我眼中開始變得模糊不清。「日暮鄉 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原來有一個可祈盼思念的家鄉是這麼可貴。晚上的 飛機究竟要載我回家﹐還是離家﹖第一次訪京乘火車離開時我望著倒退的月台問同 一個問題﹐想不到十八年已過﹐我仍在同一題目上打轉。思之及此﹐一種不能排遣 的愁緒驀地襲上來﹐心裡不禁湧出兩句﹕「天涯孤客知歸處﹐青山綠水黃土地 」